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妖神传说之落樱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大结局

妖神传说之落樱 我是李木米 9098 2021-11-25 20:59

  

  司落樱体内的火凤始祖精元,像是火焰一般炽热,烧得司落樱身上的血液全都沸腾起来。

她的容貌开始出现妖化特征,赤红双眼与额头上火红妖纹十分醒目,手中的轩辕剑上面,也燃烧起熊熊火焰。

张天华与司落樱刚开始交手之时,轩辕剑斩在他的身上,只是不痛不痒的如同挠痒痒。

可如今,轩辕剑每斩到他身上一下,便会出现细小的伤口,并伴有灼热感,令他不敢再大意,全神贯注的与司落樱战在一处。

激烈恐怖的战斗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真神修为的张天华额上,渗出了些许的冷汗,而反观司落樱好似一头无所畏惧的猛兽一般,不知疲倦,越战越勇。

张天华的心头,终于涌现出一丝担忧,于是他大喝一声:“魔神奥义之迷雾沼泽。”

当年,东夷大魔神十分看好自己的独生女巴罗波儿,觉得她心性坚毅,修行资质高,便将自己的这个拿手绝学教给了巴罗波儿。

十年前,妖魔两族围攻昆仑墟,巴罗波儿曾经就使出过这一招,将虚日真人与红霞真人都困在了里面,当时若不是玉羽仙人及时出现,劈出一剑,后果不堪想象。

如今,妖道人张天华施展的迷雾沼泽,仿若天空忽然起的大雾,很快就变得浓郁如墨,其内还劈出道道黑色闪电,并弥漫出的仿若焚烧秸秆一般呛鼻子的味道儿,呛得众人不停咳嗽打喷嚏,纷纷朝四周退散。

司落樱一下子就被包裹在迷雾沼泽之中不见了踪影,木寒水与祝清流也先后冲进迷雾沼泽之中,躲避在外的人,很快就听到迷雾沼泽的中心处,传出异常恐怖的打斗声音,凌厉剑气就像是白色闪电一般,不断的从浓郁迷雾当中冲出,飞向天际。

迷雾沼泽散发出恐怖的血腥味儿,还有腐败气息,下方周围观战的人,又开始出现中毒迹象。

秋婧宸与凤朝歌兄妹商量了一下,让大部分人撤退到青州城内去,他们和侯家庄的一些人,于城门口抵挡迷雾沼泽朝着城内扩散。

小侯子一脸担心的盯着迷雾沼泽,凤朝歌提醒他不要冲动,莫要再意气用事的跑进迷雾沼泽里面,那只会给司落樱添乱。

方才小侯子一时愤恨难平,火大的冲向了张天华,结果腿部被死气黑丝击中,吸走精气,致使肌肉萎缩,现在弄得他一瘸一拐的。

不过好在他以后修为提高时,腿部萎缩的肌肉还可以修复。

小侯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道他不会再冲动的干蠢事儿,但是,他实在是担心司落樱三人。

凤朝云抬头望了一眼仿若一座城池的迷雾沼泽:“那也不能进去。我当年,可是亲眼见过这秘术的厉害,索隐级别的修士困在里面一百个,都别想出来。而且这个迷雾沼泽,与当年相较,不知胜过多少倍。”

此话一出,小侯子等人越加担心,只有秋婧宸云淡风轻的道了一句:“我相信那丫头能行。”

司落樱真的很行,她被困在充满死气之毒的迷雾沼泽,与张天华激战数十回合,不分胜负。

祝清流与木寒水在迷雾内寻到她的时候,司落樱与张天华交战正酣,二人急忙上前帮忙。

司落樱有了木寒水祝清流相助,如虎添翼,越战越勇,开始渐渐压制张天华。

然而张天华也不是白给的,在司落樱一剑刺到他胸前时,猛的大喝一声,迷雾沼泽内忽然涌出数以千计的死气恶鬼,扑向司落樱三人。

三人一下子被死气恶鬼打乱了脚步,张天华趁机双手一挥,射出万千道死气黑丝,刺向三人。

司落樱三人背靠背释放剑气,不断斩杀扑向他们的死气恶鬼,还有漫天密如雨丝的死气黑丝。

漫天的樱花剑气,与木寒水的苍木剑气,以及祝清流万丈青丝剑气,在浓郁的迷雾沼泽之中不断爆破,响声惊天动地。

而好似从地狱涌出的死气恶鬼,层出不穷,无穷无尽,仿若没有尽头一般,发出一阵阵好似鬼哭狼嚎的声音,前仆后继的不断扑向司落樱三人。

司落樱三人招架不住,不断被逼退,眼看着就要被死气恶鬼撕成碎片,张天华趁三人气势被死气恶鬼压在之机,扑到三人面前,出掌将三人击飞。

三人朝三个不同方向飞了出去,妖道人张天华朝司落樱露出一个诡异笑容:“善若上神和祝清流如此在乎你,不知道,你在不在乎他们两个?而在他们两个当中,你更在乎谁?”

妖道人张天华说完,双手射出丝丝缕缕的死气细丝,将祝清流与木寒水缠住。

司落樱大叫一声“不要”,一剑劈向张天华。

张天华立刻朝上高高飞起,提着木寒水与祝清流向上而去,眼见数十条死气细丝全都翘起头,分别刺向木寒水与祝清流的身体。

司落樱再次大叫一声“不要”,换来的只是妖道人张天华的狞笑,她看向木寒水,却冲向了祝清流,手中轩辕剑,斩断缠在祝清流身上的死气细丝,再冲向木寒水的时候,已经晚了。

数以百计的死气细丝,刺在木寒水的身上,司落樱发疯一般冲向木寒水,手中的轩辕剑更是直接抛飞出去,斩断刺在木寒水身上的死气细丝。

木寒水从空中坠落,掉进司落樱的怀中,司落樱看着木寒水布满打神鞭青色伤痕的身上,又密密麻麻出现无数细小的黑洞,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对不起。”

“我爱你。”

“我会陪你一起死。”

木寒水听到司落樱说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抬手拂过司落樱流泪的脸颊,然后无力的垂下。

司落樱发出受伤猛兽一般的痛苦嘶吼,然后将木寒水丢给祝清流,提着轩辕剑,冲向张天华。

司落樱额间的妖纹变得越加妖艳,双眼也从赤红变成了紫色,手中轩辕剑,刺向张天华的腹部。

张天华嗤笑着说了一句“花里胡哨”,竟然直接伸掌,拍向轩辕剑。

威力惊人的轩辕剑,刺在张天华的手掌之上,登时产生恐怖气浪,吹得张天华衣衫猎猎,黑发乱飞。

张天华乃是真神级别,完全不将司落樱看在眼中,觉得自己这一掌,定能见轩辕剑拍断,将司落樱拍飞。

但是,轩辕剑没有断,只是裂了几道纹。司落樱也没有被拍飞出去,在她的身后,出现一条水桶粗细的蓝紫色巨蟒。

司落樱体内的妖神之力终于觉醒了,她手中裂纹的轩辕剑,不断砍向张天华,身后的蓝紫色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咬向张天华的脑袋。

张天华先是有些懵逼,但是很快他就哈哈大笑:“丫头,原来你就是转世妖神。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待本神吸干你的精气,便能与日月同辉,天地共存了。”

妖神之力觉醒的司落樱,几剑就将迷雾沼泽劈散,张天华也从腰间抽出佩剑,大喝一声:“金剑术??万剑穿心。”

数以万计的利剑剑气,萦绕着丝丝缕缕魔族黑色死气,仿若暴雨一般,击向司落樱。

司落樱身后就是青州城,她不能闪避,同样大喝一声:“洛英剑法第八式??百花齐放。”

万千绯色樱花剑气,在空中齐齐绽放,张天华道了一句“雕虫小技”,再次射出万千死气黑线,将漫天盛开的樱花剑气击碎。

司落樱提着剑,穿过碎裂成一片片花瓣儿的剑气,举剑刺向张天华的心窝。

张天华脸露得意鄙夷笑容,抬手一掌,拍向轩辕剑。

裂了数条纹路的轩辕剑应声而碎,张天华哈哈大笑,但忽见颈出绯色光芒一闪,便下意识的左手拍出一掌。

“砰”的一声,司落樱手中的洛英神剑被拍飞了出去,冒出一头冷汗的张天华松了一口气,而司落樱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洛英剑法第九式??枯树开花。”

司落樱在这一刻,领悟洛英剑法的最后一式,她左手捏着的樱花华钗光芒一闪,从中飞出一把斧头,司落樱一把抓在手上,灌入大量的妖神神力。

注满神力的盘古斧,发出太阳一般金灿灿的光芒,晃得张天华微微一闭眼,下一秒,盘古斧就重重的劈在了张天华的头上。

金光大作,张天华的额头的樱花剑气向下,向四肢延展,仿若开出了一树的樱花。

当年,司落樱去河边捞鱼,捡到了这柄盘古斧。

但因为没有神力催动,司落樱以为只是一把普通的斧头,一直以来,只是用做砍材。

直到一斧头劈开神卵,遇到小不点鸑鷟之后,才知这柄好似黄金铸造的金斧头,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盘古斧。

当时,司落樱并不相信鸑鷟说的话。但今天,终于派上了大用场。

“砰”的一声,盘古斧神力释放出的一树樱花剑气,在张天华身上全部炸开,顿时将他炸成了碎块儿,司落樱也被强大的冲击力,震飞出去,嘴角流血,陷入昏迷。

祝清流一手搂着昏迷不醒的木寒水,见司落樱被震飞,急忙飞身将其也接住,带回地面。

祝清流受伤也不轻,一落到地面上,就昏死了过去。

留在城外的众人急忙上前,秋婧宸看着昏迷不醒的三人,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三颗异常珍贵的九转还魂丹,给三人喂下。

小侯子见三人的狼狈模样,都快哭出来了,问秋婧宸能不能救活三人?

秋婧宸抬头看了一眼乌云散去的明亮天空上,那轮东升初起的明亮曜日:“咱们应该抱有希望。”

司落樱与木寒水和祝清流三人,被抬进了青州城,被安置在城主府内救治。

其他受伤的人,也都被安顿在城主府内救治。

一月后,大家的伤势都陆陆续续的好了。

三月后,祝清流与木寒水前后脚醒来,大家见了,十分欣喜,对司落樱的醒来全都抱有希望的等待着。然而,又是三个月过去了,司落樱仍旧没有醒来的迹象,且身体出现萎缩现象,这可把大家都吓坏了。

秋婧宸又给司落樱喂了一粒九转还魂丹,本来这丹药,吃一粒能救人一命,但第二粒的效用,就只是用来安心。

但是大家仍旧满怀希望的等待,而在喂下药的第二天,奇迹出现了!

司落樱醒来了,就像是蛇退去老皮一般,焕然一新。只是,蛇蜕皮会变得更大,而她,重返回八岁时的模样,一双杏眼透着些许的怯懦和傻气。

八岁的司落樱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侯家庄这个地名,于是内伤还未痊愈的木寒水,决定带司落樱重返侯家庄生活。

祝清流这条尾巴自然要一同前往养伤,侯家庄的人,只好陪同一起,前去修复破损严重,早已荒废的侯家庄。

侯大强带着一些人留在了青州城,等待司落樱恢复之后,从新掌管青州城。

凤朝云回去了妖族,处理各种后事儿,被妖族拥立为妖族新任领袖,在夏温与清浅的帮助下,与人族签署和平共处,互助通婚的协议,宣告天下司落樱为妖族之神,进行供奉。

秋婧宸也带人回去了昆仑墟,关闭山门,严苛训练昆仑墟子弟修行,不再理睬江湖之事儿。之前出走云游的红霞真人得知消息,带着暖暖等一干弟子,重返昆仑墟。

而一直被关在城主府的魔族公主巴罗波儿被放了出来,她在知晓了张天华变成东夷大魔神,造成无法挽回的惨案后,与人族和妖族签署和平共处的协议,回到了阴山魔界。从此,再也没有踏出阴山一步。

巫马焕与巫马珣留在青州城养伤,没过多久,与众人辞行,兄弟二人一起仗剑走天涯,过着有诗有酒,结交四方的江湖侠客生活。

清一岛主夫妇灰头土脸的回去了蓬莱仙岛,至死都在努力教授人族后辈修行,再未踏足中原。

人族二皇子巫马靖,在拓跋黄栋的支持下,重新在兖州称帝,西帝巫马臻只当了半年时间的帝王,就被赶下了台,自刎于冀州皇宫内。

所有事情好似都已经尘埃落定,但是大家却都十分忙碌,不过在忙碌之余,都在记挂想念司落樱,不知她现如今过得可好?

司落樱过得很好,她在侯家庄生龙活虎的活成了庄子上的小霸王。

她骑着大花猪,抓着还不会飞,也不会说话的鸑鷟翅膀,追在小侯子与凤朝歌的一双儿女屁股后面大声吆喝:“鬼子进村抢粮了,快把你们家大米统统交出来。”

村中那株从新发芽的将军柏树下,木寒水与祝清流坐在木床上,姿态慵懒,仿若两个抠脚大汉。

祝清流看着玩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的司落樱,脸上就会不由自主的挂上笑容。

但他在看到木寒水的脸上,也浮现与他相同的笑容时,就立刻撇嘴道:“那日,她先救的在下,说明她更在意在下,以后不许你再厚颜无耻的与她眉来眼去。”

“本君是她初恋。”

“你杀过她。”

“本君是她初恋。”

“她现在都忘记你了。”

“本君是她初恋。”

“木寒水,你个老木头疙瘩,就不会换一句台词儿吗?”

“招式不在多,能打就行!”

“你这是要与在下比划、比划吗?”

“别以为本君还在养伤,就不能揍你一顿!”

“嘿,在下就不信那个邪了,咱们两个就来比划比划。”

小侯子一脸无奈的摇头走到凉床边,没好气道:“你们两个修为尽失,还争什么。等到十年后,会有很多青年俊秀追求妖神大人。你们两位老人家就死了这条心,别再占着茅坑,给别人腾地方吧!”

祝清流闻言立刻瞪向小侯子:“小子,别以为在下不知道你曾经打过司丫头的主意,小心我告诉小鸽子,让你跪洗衣板!”

木寒水摇了两下手中的蒲扇:“我们两个都乃是神之躯,即使修为没了,也能重新找回来。你若是命没了,那就是真的没了!”

小侯子气愤的瞪了祝清流与木寒水一眼:“你们两个想要老牛吃嫩草的老变态。”

说完,做了一个鬼脸,跑去救他那一对儿被司落樱骑着欺负的可怜儿女脱离魔掌。

都怪他媳妇儿,非得说让他的一双儿女跟在司落樱身边锻炼,以后一定能够成气候。

能不能成气候他不知道,他就知道,天天被妖神司落樱当成玩具的一双儿女,快要没有以后了!

祝清流看着去解救自己一双儿女失败,反被司落樱骑在脖颈上,扯着头发当马骑的小侯子,深深叹了一口气:“怕老婆,真悲哀!”

这话刚好被走过来给二人送吃食的侯大宝听到,他一脸幸福的笑道:“怕老婆,是我家的传统美德。以后二位大人若是成亲,记得也要怕老婆。怕老婆能令家庭和睦,和气生财。”

木寒水与祝清流同时看向揍得小侯子吱歪乱叫,惹得村内鸡飞狗跳,将一群小孩子欺负哭了的司落樱,一脸幸福的点了点头。然后二人同时将手伸向侯大宝带来的食物篮子内,一起抓住了一个菜团子。

满脸笑意的祝清流,扭头看向木寒水,瞬间变脸。

于是二人,再次掐了起来。

侯翠花走了过来,坐到侯大宝的身边,望着正慢慢落下的夕阳,将头靠在丈夫的身上。

未来,就像这金色的夕阳一般,在经历黑暗之后,会再次耀眼升起。

记住手机版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