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仙吟之尸仙

第二十六章全书完

仙吟之尸仙 贫道醉日 26797 2021-11-25 20:59

  

  第二十六章

血金色古文字到底是什么夜无涯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能窥视过去与未来的能力,都是那团血金色古文字赋予的。

“既然你都醒了又夺舍不了,为何不离开?”

夜无涯好奇的问道,此刻他也不怂了,把自己摆在了血魔的同位面,你丫的又夺舍不了老子,老子怂个屁。

“唉!”血魔叹了一口气,恶狠狠的说道:“本座本来是准备离开的,但是后来被你识海中的那股血金色团给震了回来!”

“也就是说你还是离不开?”

夜无涯翻了个白眼,无语的口语说道。

“有!后来本座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夜无涯听到血魔说有,连忙问道,他是一点都不想有个大魔头呆在自己体内。还是一个随时会夺舍自己的魔头,哪个血金色文字团夜无涯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没了呢?到时候被血魔占了身体,他找谁哭去?

“被汝个王八蛋废了!”

血魔说到这里明显有点小激动小激动的,都开始爆口了。

夜无涯淘了陶耳朵,:“你的办法就是我出来的时候摸了你的骨头,传给我的能力吧?”

“哼!”

黑暗的空间中传来血魔的冷哼。

夜无涯可不认为自己不废掉他的传承他就会乖乖的出去,能躲过识海中的血金色古文字出去,自然也可以把他夺舍。

可以说夜无涯一点都不后悔废掉了血魔传承的能力。

“那你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出去?”夜无涯狐疑的问道。

想让血魔从他的身体里面出去,又担心血魔出去之后第一个就把他杀了。毕竟一代大佬在他这个小修士这里受尽“委屈”不杀了他泄恨才怪呢!

“你能把那团力量弄走本座就能出去!”血魔也好像在这里呆的无聊,夜无涯问什么他就答什么,颇有一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

听了血魔的话,夜无涯长呼了一口气,血魔出不去就杀不了他,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变强,只要他强大到血魔那一步也就不用再担心血魔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夜无涯问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听血魔的意思,如果没有他,自己很可能就死了。

既然如此,自己死了岂不是方便他夺舍?

“你死了本座也活不了。”血魔淡淡的说道,并没有解释什么。

夜无涯仔细掂量了一下血魔的话,他自然不会蠢到去问为什么活不了这样的问题,能够回复他,夜无涯就已经很满足了,要是血魔一直不说话,他也就只能一直呆在这里了。

他倒是不担心血魔会骗他,根本就没那个必要。

作为一个聪明人,别人不主动解释,你就不要去问,说不定会惹恼对方。

“那你留在我体内做什么。”夜无涯问道。

“等机会,然后破解汝识海中的那股神秘力量,只要本座能得到那股力量,必定能踏入帝道,天地之大,何人还能阻挡本座!哈哈哈!”

血魔哈哈大笑起来,甚为狂妄!

“那你是怎么死的?”

大笑戛然而止,血魔仿佛被夜无涯这句话给呛到了一样。

“哼!本座拒绝回答!”血魔冷喝,说道。

“别呀,说嘛说嘛,你的事迹我可是听过的,以圣人之境叫嚣二十名半帝强者,还被你弄死一半。”夜无涯笑着说道:“对了,我看到了你的留言,你是被大帝拍死的?”

血魔:“……”

你特么会不会说话,啊?专戳别人痛处?

等了半天,血魔也没有说话,夜无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就是了。”

“我是被一个带着面纱的小丫头弄死的。”血魔沉默了半天,终于说道。

夜无涯见血魔说话了,顿时间来了兴趣,疑问道:“说说?”

“哪天,我发起与诸天二十位半帝强者的战斗,想要借此屠杀了他们吸收他们的修为之后突破大帝之境。”

血魔仿佛陷入了回忆当中,继续说道:“那天,本座清晰的记得!一个不和尚不道士的家伙带着一个带着面纱的少女路过。”

“你说的是哪个折寿天尊,阿米豆腐那个人!”夜无涯突然想到了那个同为地球人的老乡。

“汝认识?”血魔疑问道。

“不认识,见过一面,你继续说。”夜无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他们从本座的战场里面悠闲的路过,本座一时起了歹意,想要将这两个看起来并不弱的两人一并吞噬,谁知对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具有毁天灭地之能!

本座被那个道士一巴掌拍飞!本座不服气,古之大帝万载不出,应该不可能是大帝!然后本座携滔天魔威而上,谁知…”

“怎么了?”夜无涯正听的津津有味,血魔却突然停了下来。

“本座被那个带着面纱的小丫头一铲铲拍死了!”

“啥玩意?一铲铲就把你拍死了?拍在大动脉上了?”

夜无涯以为自己听错了,一铲铲就把你拍死了?你莫不是在逗我?什么铲铲这么牛逼?在哪儿买的我也去买一把!

“紧接着又是一铲铲,就把本座拍到你出来的那个地方了,留下几个字之后本座就断气了,把灵魂融入了本座的能力当中,以此求得另类生存!”血魔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东西一样。

“所以你就认为那个带着面纱的少女是大帝?”夜无涯疑问道,一铲铲就能把血魔拍死,这得有多么恐怖,看样子这个世界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加恐怖!

在废墟中见到的妖族女帝,血魔口中的那个道士和面纱少女!

夜无涯一直以为到了血魔这个层次就已经站在这个世界巅峰了,没想到巅峰之上还有强者!

“不!”血魔叹息一声,说道。

“不是大帝?”夜无涯没弄懂血魔的意思,不?

“本座感觉那个面纱少女比大帝还要恐怖!至少是本座所不知道的某一个层次的强者。”血魔说道。

“你是说,大帝之上还有强者?这个世界不是圣人就是巅峰了吗?”夜无涯疑问道。

“这个世界并不想汝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现在是洪荒时期,上一个荒古时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现了断层,没有丝毫荒古时期的记录,就连大帝也随之消失!”

“这个世界并不想汝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现在是洪荒时期,上一个荒古时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现了断层,没有丝毫荒古时期的记录,就连大帝也随之消失!”

跟血魔聊了这一会,夜无涯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血魔是被一个面纱少女一铲铲给拍死的!

也就是说,自己被红衣女子送到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血魔的这一出戏!血魔只是个意外!

夜无涯顿时哭笑不得,甚至想哭还要多一点,无缘无故的跟一个大魔头扯上关系。

雪晴喜欢这个家伙,而自己又爱上雪晴了,传说中的三角?

沉默了一会,夜无涯问道:“我跟雪晴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什么雪晴?你跟雪晴的事情跟本座有什么关系?”血魔疑问道。

听了血魔的话,夜无涯更加疑惑了,血魔不认识雪晴?

雪晴说的是假的?还是血魔说的是假的?

仔细想了想,夜无涯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弄清楚!毕竟哪怕雪晴喜欢的不是他,但是那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不容的他大意。

“妖族!狐狸!”

夜无涯没有直接说明,只是给了血魔一个提示。

“哦哦哦,本座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个小丫头。”血魔恍然大悟般说道。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夜无涯冷声问道,只要血魔敢说出他不满意的答案,他绝对会提着剑活活劈了他。

“小子,你好像有点不对劲,好像有一股杀意在酝酿!”血魔顿时间来了兴趣,打趣道。

“别跟我扯什么王八犊子,老子就问你,你跟雪晴是什么关系!”夜无涯冷声喝道。

“本座要是不说呢!”血魔也孤寂的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个人说话,自然是想多说说,所以也就顺着夜无涯的话就说了下去。

“那老子就跑出去朝天下大喊,老子血魔!”夜无涯咬牙切齿的恶狠狠说出这句话。

当他说出这句话话后,他自己都愣住了!

无形之中,自己对晴儿的感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夜无涯暗自说道。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来了,收回去也不可能了,继续嘿嘿笑道。

“老东西,老子要是跑出去这么一喊,你觉得咱们会死的多惨?”夜无涯故意停顿了一下,道:“有不少人对你恨之入骨吧!”

血魔沉默了,夜无涯说的不错,他现在出不去,可以说就像是寄生虫一样,如果夜无涯真的跑出去这么一喊,天下所有修士都会跑过来争先恐后的干掉他!

到时候他们两个人都绝无生还的可能!

刚才那一瞬间,他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夜无涯的那一抹狠劲,绝对是说得出来,更加做的出来的人。

黑暗中传来一生血魔的叹息!

紧接着就是血魔的一段话!

“当年!”

“本座因为疯魔战役受伤严重,在妖族地域被一个狐族少女救了一命!”血魔说道。

“然后呢?”夜无涯冷声问道。

“后来本座伤势恢复了大半,听闻妖族的天妖皇知道洪荒最后一位女帝(妖族女帝)的葬身之地,本座就打起了妖族女帝的主意,想要借机踏入帝境。

然后本座便杀上了妖族!正巧碰见妖族在举行天妖祭祀。而那名救了本座的狐族少女,也就是汝口中的雪晴,便是祭品之一,随后本座随手救下了她。”

血魔仿佛陷入了回忆,等了一会,继续说道:“本座没想到天妖皇请出了帝器!东皇钟!这东皇钟作为荒古时期的帝器,按理说应该随同荒古时期一起消失了才对,没想到竟然在妖族!

本座半伤之躯自然不会与东皇钟硬碰硬,随后本座就带那个狐族少女离开妖族,中途就把她放下,再也没有见过,之后本座修养数百年之久伤势恢复之后,本座因祸得福更近一步踏入圣境!

再之后便是汝所知的诸帝黄昏一战!”

听完血魔的这番话,夜无涯顿时间放松了下来,血魔与雪晴,只是因为雪晴救过他,他正好碰到雪晴有难,然后还了这个恩情!

这么看来,雪晴跟血魔并没有什么关系,可能雪晴也正是在哪个时候喜欢上了血魔。

如果是这样的话,夜无涯觉得他还有希望能够让雪晴喜欢上他。

血魔说完之后发现夜无涯的戾气消散,问道。

“汝与哪个小丫头是什么关系?值得为了她与本座同归于尽?”

“她是我妻子!”夜无涯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实力不够强,他甚至想要向全天下宣布!

“嗯?你说那个小丫头是你妻子?如果木青的记忆没错,现在应该是诸帝之战三千年之后!如果那个小丫头还活着,按照修士的寿元这么算下来也差不多已经踏入夺天之境了,汝这个癞蛤蟆是怎么吃到天鹅肉的?”

血魔的八卦之心顿时间就起来了,一个金丹都没有凝聚的的渣渣,是怎么横跨这么多境界与那般强者搞到一起去的?

毕竟两者年岁就已经横跨了三千年!实力就更不用说了。

血魔在夜无涯杀木家家主木青那会才苏醒过来,自然不知道夜无涯借着他的名头收下了雪晴,不断如此,还买一送二……

“要你管!”夜无涯没好气的说道,他自然不会告诉血魔他夜无涯借了他血魔的名头,才拿下的雪晴吧?

这让他的脸放哪儿放?而且听血魔这半天的语气,并不知道雪晴喜欢他!夜无涯也就放心了。

血魔灿灿一笑,自己问人家这么私密的问题,人家不回答也对。

两人沉默了下来。

整个黑暗空间都静悄悄的。

“哎,血魔,你想你的妻子吗?”夜无涯无聊的蹦出了这一句话来。

“想!”

黑暗中传出一个斩钉截铁的一个字!

随后就是血魔一阵落寞的话:“可是本座回不去,这里每一个人都在阻止本座回去。等本座出去了,凡是阻止过本座的人,本座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夜无涯震惊道!

他一直以为血魔是仙吟的人,现在听血魔的这个意思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与他一样,来自其他的地方!

“不是,本座参与攻打本座那个世界的仙墓,被一个红衣女子打晕,本座醒来之后就在这个世界了。”

血魔毫不避讳的直接说道,丝毫没有隐瞒这件事情。

什么?红衣女子?夜无涯寒毛顿时间竖立了起来,血魔也是被一个红衣女子送过来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当下夜无涯就把他在古墓中见到的红衣女子的外貌描述给了血魔。

听到夜无涯的描述,血魔顿时间就激动了起来,:“汝认识那个红衣女子?快,快告诉本座她在哪儿!”

这下夜无涯更加确定血魔是真的被那个红衣女子送过来的。

“你先别激动,我也是被她送过来的,我要是知道她在哪,还轮的到你?”

“什么?汝也是?”血魔震惊的说道。

隐隐的,夜无涯与血魔都觉得事情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夜无涯隐瞒了一点,那就是他与红衣女子的“激情!”

两个人又沉默了。

各种心怀鬼胎的猜测着。

“血魔。”

“嗯?”

“我突然间感觉你好惨!”

“本座能不惨吗?本座就想回去,全天下发了疯的阻止本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仿佛谁也没有提过那个红衣女子一样。

“还不是你杀的人太多了。”

“本座的功法就是这样,杀了比本座更强的人,吸收他,本座就能变得更强。”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夜无涯问道。

“修士的路比汝所见的更加复杂,并不是说汝不想杀就不杀!逼汝动手的人太多了。就拿凌城的事儿来说,你不杀,陆家与木家就不杀叶家了?”血魔沧桑的说道。还把凌城那段牵动夜无涯心中伤口的那件事拿出来说。

如果自己不杀,陆家与木家就不会杀叶家不会杀叶如月叶如雪两女了?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自己的实力强大,叶如月叶如雪两女还会被人抓走?

以前的一幕幕浮现,仿佛就在昨天…

隐隐的,夜无涯觉得血魔说的很有道理,站的角度不同,可能想法也不一样吧。

两人更有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仿佛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可以互吐心事的人,夜无涯与血魔更像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你在仙吟不是还有九个妻子吗?三千年没见了,不想她们吗?”夜无涯想到了仙月圣地的九位圣主,问道。

“什么九位妻子?”血魔疑惑的问道,自己就沉寂了三千年,怎么感觉与他有关的东西都变了?

当下夜无涯就把他所知道的,和听到的传说跟血魔说了一遍。

大概意思也就是说在血魔消失后有九位女子称是血魔的妻子,组建了仙月圣地,还有仙月楼。

说完之后,夜无涯问道,:“她们难道不是你的妻子吗?”

“不是!本座就一个妻子,从来没有碰过其他女子。”血魔淡淡的说道。

夜无涯:“……”

消息太震撼,让他一时间不适应,其他的都是传言与传说,现在当事人就在他面前,他该信谁的?毫无疑问他信血魔的更多一点。

“不是吗?她们打着你妻子的名头,我都打算顶着你血魔的名字去见他们呢!”夜无涯顿时间失望了,原本他救叶如月叶如雪两女就有很多选择,第一条就是外力,也就是仙月圣地的那九位圣主。

“千万不要去!”血魔急忙说道。

“这是为何?”夜无涯问道。

“她们不是本座的妻子,而是本座当年抓过来下了尸灵毒,强行帮本座办事的,所以也就一直跟在身边!现在三千年过去了,尸毒差不多已经解开了!”

夜无涯:“……”

握草!

握了个草!

我了个大草!

你特么能不能早说?

你特么黑历史能不能少一点?

瞎搞会出人命的知道不?

夜无涯顿时间打死血魔的心都有了,感情血魔这货说了半天,这个混蛋在这个世界是举目无亲,更是举世皆敌!就连外界传的血魔的“妻子”都恨不得宰了他?

这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一个!光杆司令!

冰毒的恐怖,夜无涯可是感受过的,那滋味!贼爽!血魔这混蛋竟然用来控制女人?还是九个?

瞬间夜无涯就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自己这算是在鬼门关走过一遭了吗?

夜无涯决定了,以后他再也不要用血魔这混球的名头了,他的容貌还是保持现在的就好,不然哪天走出去就被自己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子都不知道。

自己顿时间就变得没有势力,没有背景了!

草里滚蛋蛋!他这下子更加害怕血魔这混球造下的孽突然哪天蹦出来一个要杀他,他怎么办?

打得过吗?

逃的了吗?

日_了_狗了吗?

差不多吧!

夜无涯此时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复杂到无与伦比的美丽!

感觉人生那么精彩,需要一点大起大落来刺激刺激。

夜无涯突然间不想跟血魔说话了,在说下去,他觉得他会自闭!

而且是出不来那种!

他很好奇血魔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实力强大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好像真的是这样。

这是夜无涯想到的一个自我安_慰的理由。

现在血魔出不去,只能再他体内呆着了。

突然就夜无涯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还在血魔手里!

夜无涯:“……”

一开始被血魔的“花言巧语”迷住了,聊了这么久!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出去。

“咳咳!”夜无涯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个,血魔老兄,我陪你聊了这么久,是不是该放我出去透透气?”

夜无涯套近乎般说道,主要还是套套血魔的口风!

毕竟自己能不能出去,决定权还是在血魔手里,自己现在这样就相当于是另类的软禁!

“暂时出不去,汝的灵魂现在很虚弱,如果没有恢复灵魂的天材地宝,汝出现出去就是一个死!当然,如果汝想死,本座可以让汝出去,但是不能连累本座。”

血魔慢悠悠的说道。

“我现在的状况,出去能支撑多久?”夜无涯想了想问道。血魔不想他出去,可能是怕他死了之后他识海中的那股血金色力量会抹杀他!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汝的灵魂就会彻底枯竭而魂飞魄散!”血魔说道

“一个时辰吗?”夜无涯喃喃自语,也就是说他现在出去,如果没有人为他寻来恢复灵魂之力的天材地宝,他目前的状态最多就坚持一个时辰!

而一个时辰之后,等待他的就是魂飞魄散,付带着血魔一起。

夜无涯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按理说,姜晓晓应该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他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现在也只能靠姜晓晓那个丫头了。

“对了,使用那个解体的法诀身体程度要达到什么程度才能使用不会爆体?”夜无涯问道,他当时没有办法了,就运转了解体!解体的确恐怖,称之为仙法也不为过!

当时夜无涯聚灵境的实力使用了解体之后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气势到达了金丹境界,但是才几息就因为他的身体被被压榨透支而导致身体筋脉丹田发生爆炸,从而毁了自己,同时也把血魔的传承也毁了。

“解体?啥解体?”血魔再次蒙场,解体又是啥东西。

“就是你的那四部功法啊!”夜无涯当下把血魔的那几个“废物”功法一一说了出来!

《尸灵大法》《天魔双修大法》《狂尸禁诀》《解体》

血魔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本座只有尸灵大法,靠着不断吸收别人的修为鲜血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至于汝说的其他法诀本座闻所未闻!”

“什么?其他三部功法不是你的?”夜无涯震惊无比!

他一直以为这四部法诀都是来自于血魔,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样,除了尸灵大法,其他三部法诀的来源皆是未知的!

奇怪,自己脑海中的这四部法诀的确是自己碰了血魔的尸体之后才出现的。

那狂尸禁诀与解体还有那个什么双修之法来自于哪里?

难道是?识海中的那团血金色古文字的锅?

要是这么算起来,自己这是不是闹了一个大乌龙?

以为狂尸禁诀是血魔的法诀,那么狂尸禁诀与血魔的尸灵大法又有什么联系吗?

尸灵大法靠尸虫吞噬灵物来获得属性,十个尸虫已经包括了差不多所有的属性,除开特殊的。

而狂尸禁绝就像是尸灵大法的升级版,啥玩意都能吞噬,化作自己的力量。

之前夜无涯一直认为狂尸禁诀不安全总是容易迷失他的心智,所以特地压制了狂尸禁诀的自动运转,而去修炼血魔的尸灵大法。

这么想下来,狂尸化是不是狂尸禁诀赋予的而不是血魔的能力!

为了确定一番,夜无涯开口问道:“血魔老兄你知道狂尸化吗?”

“我知道魔化,狂化,兽化,神化,你说的狂尸化比狂化多了一个尸,本座不知道是不是狂化!”血魔的声音传来,继续说道,:“这些东西都是特殊的种族天赋,差不多都是一个作用,提升战斗力,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上次在凌城,也就是杀木青那会,你出来过的,仔细想想?”夜无涯说道。

“汝说那次?那次本座的尸灵已经开始复苏,本座也刚好醒来,本来本座已经可以说是把汝夺舍了的,没想到才笑了几下,就被汝识海中的那股血金色力量震了回来!”血魔想了想继续说道,:“这跟狂尸化有什么关系?”

“我那次就是狂尸化之后被你夺舍的,所以我认为这是你复活的关键,后来正巧不巧我使用了解体把自己废了!”夜无涯坦荡荡的解释着。

“怪不得,这也太巧了,要是本座那次不出来,你是不是就会一直使用本座的尸灵?”血魔无语的问道,这算什么事儿?瞎猫碰上死耗子?

“可以这么说,不过就算是那样,后面我一样会使用解体。”夜无涯叹息道。因为解体是他当时的唯一拼命手段了,哪怕没有血魔这一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使用。

“唉!”

黑暗中同时传出夜无涯与血魔的叹息!

“小子,咱们做个交易如何!”血魔严肃的说道。

“什么交易?”夜无涯疑惑不解般问道,他想不出来血魔能与他做什么交易。

“本座把汝体内的尸灵收回,汝可以专心修炼不用在担心本座会夺舍汝。”血魔直言说道。

“老兄此话当真?”夜无涯急切的问道,如果说少了血魔的这一大威胁,我的确是可以毫无顾忌的专心提升自己!

“当真!不过作为交易筹码,老弟需要成为强者之后掌控识海中的那股力量助老兄我!”

“复活!”

血魔严肃的说道,并且默认了夜无涯的称呼,可以说,只要这个交易能成,对他们…双方都没有坏处。

“怎么个复活法?”夜无涯问道,要是会威胁到他,他可不干这赔本买卖。

“很简单,那就是老兄我复活之时老弟需要为老兄护法九九八十一天!”血魔说道。

“就怎这么简单?不用我付出什么?”夜无涯问道。

“不用,只要老弟保护我复活的那九九八十一天不出问题就行!其他的我亲自来。老弟充当保护者就行。”血魔再次说道。

“老兄就不怕我变强之后会反悔?”夜无涯笑道。

“你不会!”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黑暗中传来!

黑暗瞬间寂静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突然间黑暗中不分先后的传出两道大笑。

“哈哈哈!”

“哈哈哈!”

笑了一会之后,夜无涯严肃的说道。

“承蒙老兄信任,老弟定当全力以赴!”

“哈哈哈,痛快!好多年没有碰到老弟这么痛快的人了!”

血魔大笑起来,听得出血魔是真的在畅怀大笑!

“老兄我复活之后,答应帮老弟办三件事!除了那个面纱少女之外,哪怕是大帝,老兄也敢斗上一斗!”血魔霸气的说道。

“好!”夜无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夜无涯回答的丝毫不拖泥带水,血魔问道:“老弟就不怕老兄我复活之后会反悔?”

“你不会!”

夜无涯淡淡的回道,哪怕对方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么简单。

“哈哈哈…”

黑暗中再度传出两人的大笑!

一眨眼七天时间就过去了。

青云宗!

纳兰素素如同往常一样,为夜无涯擦拭完身体!

姜晓晓已经离开七天了,这七天来,纳兰素素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夜无涯。

而每天清晨与晚上都会为夜无涯擦拭身体。

每次擦拭的时候纳兰素素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会弄疼他。

望着夜无涯触目惊心的伤疤怔怔出神!

究竟是什么将他伤成这样?

很疼吧?

“你睡着的模样,其实也不那么让人讨厌。”纳兰素素轻声呢喃着。

为夜无涯轻轻的穿上衣服,端起水盆走了出去。

院子里,两道人影模糊不清,哪怕是金丹四极的纳兰素素望去,也是扭曲的。

“辛苦了。”

人影说了一声缓缓彻底融入虚空之中!

纳兰素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哪怕他感知不到这俩人的气息,但是有一点纳兰素素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俩人没有离开这座院子百米范围!

青云宗脚下!

一位身穿白色衣裳的面纱少女手里提着一把洛阳铲,缓缓朝青云宗的方向走来!

“站住!你是何人,到青云宗所谓何事?”

守门的弟子望着远处的这位白衣少女大声质问道。

白衣少女并没有说话,继续朝这边走着。

“最后警告一次,再不停下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守门弟子大声喝道,他观这名面纱少女并没有丝毫修为波动,且不听劝告一意孤行。

“刷!”的一声抽出腰间的配剑。

“师兄小心,这个少女看上去有些怪异。”另一名守门弟子说道。

被称作师兄的人点了点头,握着出鞘的剑朝女子冲去。

面纱少女见男子握着剑朝自己冲来,缓缓停了下来。

拿起手里的洛阳铲插入地面,挖起坑来…

“额…”

那名冲过来的守门弟子见少女奇怪的举动,停在一米开外,不敢继续请进!

“无关人等速速离开!不然就休怪我不客……”

“啪!”

守门弟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衣面纱少女一铲铲给拍昏了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师兄!”

门口出的那名守门弟子见自己聚灵境的师兄竟然被秒杀,震惊的大喊一声,这最近都是什么人啊?一个比一个奇怪…

很快,那名被拍昏的弟子就被白衣面纱少女给扔进坑里埋了起来,只剩一个头留在外面。

白衣面纱少女做完这一切,继续朝青云宗里面走去,整个过程下来,一句话没有说。

见白衣面纱少女朝自己走了过来,那名弟子被吓得不轻,他师兄实力比他强上了太多,刚才那一起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他反应过来他师兄都已经被埋了进去。

“嘭!”

那名弟子不断地后退,并且快速的放了信号弹,信号弹是红色的。

白衣面纱少女望了一样天空的信号弹,再度挖起坑来。

一铲铲一个坑,很快,青云宗的大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个的坑。

白衣面纱少女挖完最后一个坑,抬起头来正巧碰见青云宗里面跑出来的一个个弟子。

这群穿着内门服饰的青云宗弟子见这名少女竟然埋了他们的同门师兄弟,二话不说,拔出武器就朝她攻去!

“啪啪啪!”

青云宗门口传出一阵啪啪啪的声音!

很快,青云宗门口就出现奇异的一幕。

一颗颗人头出现在地面上。

与之前如出一辙,青云宗所有的内门弟子都是被一铲铲拍昏然后给埋了。

那名守门的弟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快速的朝里面跑去,嘴里还大声的喊着:“大事不好了!敌袭!敌袭!快点通知长老!”

“啪!”

“你说什么?敌袭?对方来了多少人?”

一名身穿长老服的老者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问道。

“报,报告长老,就,就一个!”

下方的弟子惊恐的颤抖着说道。

“一个?对方什么修为?”长老问道。

“长老,对方并没有使用修为,但是弟子推测应该是金丹境以上。”

“走!带老夫去看看!”

“是!”

另一边,白衣面纱少女埋完最后一个,继续朝前面走着。

她的前方,一群弟子不断地后退,身后是一个个被埋的只剩一个头的弟子,这些弟子都是对白衣面纱少女动手被埋的,只要没有动手的都还在不断地撤退着。

“让开让开!”

“吴长老来了!”

人群听到吴长老来了,顿时间如同洪水般朝两旁涌去。留出一个通道。

一个穿着长老服的老者缓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望着白衣面纱少女身后的那一颗颗人头,一直排在青云宗大门口去,顿时间怒火中烧。

“大胆!你是何人,胆敢在我青云宗撒野,还不束手就擒!”那名长老大声喝到。

白衣面纱少女不为所动,用她的行动证明了她的立场。手中的洛阳铲插入地面,一挑,一道人形立体坑洞就被挖了出来。

这般挑衅的行为,让这名长老顿时间就气的不行。

太嚣张了!

“既然如此,那么老夫就亲自动手了。”那名长老说完,一柄长剑就被她凝聚了出来!

以灵凝物,聚形境强者的标志。

“砰”

老者丹田一声作响,紧接着一条条墨绿色的灵蛇出现,尽然有着数十条鱼。

这些灵蛇全部飞快朝着白衣面纱少女攻去

“啪啪啪!”

白衣面纱少女望着这些朝着自己冲来的灵蛇,不慌不忙拿着手中的洛阳铲,不断的拍着。

一铲铲一个灵蛇就会被拍散。

很快,这些灵蛇全部都被拍散,一部分灵力竟然被白衣面纱少女手中的洛阳铲给吸收了。

“哼!”吴长老冷哼一声,双手不断结印,一道道灵力翻飞。

“吼!”

一头五米高的白虎出现在场地当中,威风凛凛!

“小丫头,束手就…”

吴老者话还没有说完,嘴角不断地抽搐起来

只见吴长老凝聚的那只白虎被白衣面纱少女一铲铲给拍飞了。

“轰隆!”

白虎如同实体一样,砸在一道建筑上面,压的整个建筑支离破碎。

反而那道白虎落在哪里不断地抽搐着,不到片刻就开始消散。

吴长老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这只白虎凝聚了他五成的实力,竟然一下子就被拍飞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力气?

这个少女好强!

自己这个外门长老也只有聚形境的实力,这个少女恐怕已经是金丹境以上了,自己不可能打得过。

仿佛在少女的眼里,就没有什么是一铲铲解决不了的事情。

“快去通知金丹境的长老,敌人非常强大!”

吴长老转头朝身后的弟子们连忙喊道。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弟子当中有两名外门弟子快速的朝宗门里面跑去。

吴长老正准备继续缠住那名少女,为宗门强者的到来争取一点时间,可是他刚一回头,迎接他的就是当头一铲铲!

随后!

那两名跑出去报信的两名弟子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吴长老成为了青云宗第一个被当众埋掉的第一位长老,但是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白衣面纱少女继续朝里面走去,并没有任何弟子敢于阻拦,作为外门长老的吴金彪都被一铲铲打昏过去,他们这点实力冲上去也不过平添一个人头罢了。

当白衣面纱少女走远以后,这群弟子朝只剩一个头的吴金彪长老围拢了过去。

有一名弟子检查了一番,发现吴长老与其他弟子的状况一模一样,都是被拍昏了过去,其他的倒是并无大碍。

“吴长老,您没事吧?”

“试试能不能把吴长老挖出来。”

外门弟子们你一语我一语的说道。

可是他们发现,凡是被白衣面纱少女埋下的人,无论是吴金彪长老还是其他弟子,都像是被镇压在哪里一样。

无论他们使用什么办法,方圆十米之内的土地就像是一块十米厚的钢板一样,水火不侵。

就这样,白衣面纱少女从未说过话,但凡阻拦过她的人都被她挖个坑埋了!

然后那名白衣面纱少女走过的路后,都是一颗颗人头留在外面,奇观景象,万年难得一遇!

青云宗内!

一大群弟子目瞪口呆的望着一名金丹境的内门长老被拍昏,然后扔进坑里埋了起来。

聚灵境的弟子一铲铲拍昏,然后埋!

聚形境的外门长老一铲铲拍昏,埋!

金丹境的内门长老一铲铲拍昏,埋!

还有什么是她一铲铲解决不了的事情?

这群弟子望着埋完金丹境冉长老的白衣面纱少女,迷茫了!

青云宗最近是咋回事?

第一次是那名金光女神姜晓晓!

第二次是驾驭千米剑龙的神秘大佬!

今天又来了一个喜欢埋人的白衣面纱少女!

是世道变了,还是他们青云宗好欺负了?

望着又一名金丹境的长老被埋掉,他们确定不是世道变了,也不是青云宗好欺负了,而是来的人太强了!

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强!

强到没有道理那种!

太可怕了!

“石长老,现在怎么办?”另一名金丹境的长老朝他旁边的‘石’长老问道。

其他拦路的都被埋了,只有他们两个没有拦路所以才逃过一劫。

“通知宗主吧!这名神秘少女太强了,对我们并没有杀意,不然整个青云宗恐怕得死伤惨重!现在也只有希望宗主能够阻拦她了,不然整个青云宗恐怕她将如入无人之境!”

那名被称作石长老的缓缓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那名金丹境的长老点了点头认同了石长老的话。

“林长老,你知道宗主在哪里吗?我最近都没有见到过宗主。”石长老说道。

“听藏经阁的弟子说,宗主好像是在藏经峰!”那名长老说道。可是这句话说出来,他们顿时间就感觉不对劲!

那名白衣面纱少女可不就是往藏经峰的方向去的吗?

“速速通知其他闭关的长老,务必在宗主出来之前拦住她!此人应该是来找宗主寻仇的!我现在就去藏经峰通知宗主!”石长老快速做出决定,丢下一句话化作一道神虹朝青云宗的七峰之一的藏经峰飞去!

林长老也不含糊,同样化作一道神虹离去。

没有了人阻拦的白衣面纱少女很快就已经到了藏经峰山脚下。

纳兰素素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在房间里面呆呆的守着夜无涯!

突然藏经峰空中传来一道大喊之声!

“宗主,不好了,有强敌来袭!”

石长老人未到,声先到。

声音刚刚传来,一道神虹就朝夜无涯所在的这处小院子快速飞来!

“碰!”

石长老踏入这片范围百米的界限处,仿佛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整个人都被弹飞出去!

紧接着一道沙哑的声音传入石长老的耳中!

“再进一步!格杀勿论!”

“你是谁?在我青云宗做什么!”

石长老惊恐的喝到,一身修为全部释放,整个山头都被这股磅礴的气势笼罩。即使如此刚刚那股击飞他的力量却毫无踪影。

他青云宗什么时候有着这么一名恐怖的强者潜伏,他们竟然从来都没有发现!

“两位前辈请住手!”纳兰素素刚刚走出院子,就看到石长老被击飞出去,以为他们打上了,要知道这两名强者她都不一定能打得过,石长老更加不是对手!

“宗主!”石长老叫道。

随即正要踏入这里,突然间两股杀气突然并发!紧接着响起了纳兰素素的声音!

“不要过来!站在那里!”

石长老连忙停住,那两股无与伦比的杀气这才消散!

太恐怖了,石长老整个心都在颤抖!如果他真的踏出了那一步,恐怕对方绝对不会对他第二次留情,血溅当场就是他的下场了。

见到石长老没事,纳兰素素放松了下来,朝虚空俯身涵礼!

整个过程没有说话!

做完这一切之后,纳兰素素这才往外走去。

很快,纳兰素素就走到了石长老身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禀告宗主,有一个白衣女子闯入宗门,很强大,我们拦不住。”

石长老急匆匆的说道。

“对方什么修为,你们都拦不住?”纳兰素素一惊,如果青云宗的所有长老都拦不住,整个燕地也就燕地皇室的燕霸州,烈阳宗的烈阳真人!和她纳兰素素有这个实力能做到了。

当然,姜晓晓这样“特殊”的人不算进去。

如果是这两人,绝对不会孤身一人打入敌方老巢。

“禀报宗主,来人修为不明,不过…”

石长老犹豫了起来!

“不过什么!”纳兰素素喝道。

“我们所有人都被那名带着面纱的白衣少女一铲铲拍昏,然后给,给埋了!”石长老见纳兰素素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一咬牙连忙说道。

“现在人在哪里?”纳兰素素问道。

“正在朝这里走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