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神偷问道

第三百二十五章:新皇登基

神偷问道 袁三改 17492 2021-11-25 20:59

  

  三个月后。

一阵风刮过,风沙拍打在李跖脸上,仿佛风都在说话,告诉李跖这一切都是真的。

三个月前,方天正率领大军前行,将晋城、浦城都围困起来。

整整围困三个月!

早已经弹尽粮绝!

李跖的粮草被烧,按理说早就没有粮食。

不过,李跖等人倾晋城、浦城、帝都所有粮食,勉强维持,直至今日。

今日,李跖是真的无计可施了,战马都已经宰杀了许多,不再剩下多少。

方天正兵马众多,围困晋城、浦城多日,还有充足粮草。

李跖自然不能坐以待毙,率领兵马出击。

方天正粮草充足,如果再僵持下去,输的一定会是李跖这一边。

两军会晤,大战一触即发。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可言。

方天正铁了心以多打少。

铁了心在今日一举拿下晋城、浦城。

遂后直冲帝都,将皇位夺取。

方天正骑着骏马,身披金甲,威风凛凛。

方天正说道:“李跖,朕大军集结完毕,足足六十万大军在此,今日朕就要踏平晋城、浦城,从今以后,晋城、浦城将不复存在!”

李跖冷哼一声,开口说道:“手下败将,你也配?”

方天正脸色扭曲,遂后说道:“朕可不会再跟你玩什么单打独斗,现在朕有六十万大军,自然一路横扫,饶你是在世神佛,也将死在大军的铁蹄之下!认命吧李跖!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朕可以留你一条狗命。”

李跖眉毛乱跳,方天正所言,的确让他感觉到害怕。

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其他退路。

方天正就是要以六十万大军欺负人。

李跖眯了眯眼睛,眼睛里闪烁着杀意。

“擒贼先擒王,看来只有想办法打死方天正才行。”李跖在心中思索。

这时,方天正一挥手。

立刻就有一名五六十岁的小老头骑着马上前。

这小老头模样酷似郝通天,腰间别着一把长笛,脸上皱纹遍布,额头有一道蛇形印记。

这小老头开口,高声说道:“老夫名为郝通明,老夫不知道究竟是你们当中的谁,杀害了吾兄,但是这都已经不重要了,老夫今日必定要你们全都死在这里,以慰藉吾兄通天之死。”

郝通明一语言罢,抽出腰间长笛,开始吹奏起来。

长笛笛声清脆悠扬,恰似高山之间的潺潺流水,让人感到心旷神怡,颇为享受。

阿大站在李跖身后,心脏乱跳。

阿大有些紧张、有些担忧。

没想到死了一个郝通天,还有一个郝通明。

阿大瞧得分明,这郝通明笛声吹响之后,便有一大批人不人鬼不鬼的兵马站出来。

“这是…”龚叔见多识广,他看到这些人,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双眼。

这些被郝通明控制的人。

分明是以前江湖中的门派弟子,还有一些居然是江湖门派的中流高手。

龚叔仔细打量,郝通明所控制的人当中,所穿的服饰有水月宫、点苍派、沧澜剑派、青玄剑派等等!

龚叔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多的门派都被控制。

萧青碧、萧青悦姐弟二人自然也是知道,此人手段恶毒,心中俱是燃烧起一股滔天怒火。

方天正真的是手段阴险,心狠手辣!

李跖也震惊了很久。

甄天华倒是平静如水,无悲无喜。

李跖顿了顿,长剑高举,剑尖指向天际。

“将士们,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我们乃是帝国的将士,也是帝国的家人,捍卫帝国,就是在捍卫自己的家!晋城、浦城就在我们身后,此二城一旦沦陷,帝国将再无扭转之力。”李跖高声说道。

李跖声音浑厚,震撼天际。

李跖继续说道:“你们想看到自己的帝国土地易主吗?你们想看到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被敌人占领吗?你们想看到自己的父母妻女流离失所吗?随我出击吧!杀到他片甲不留,杀到他血流成河,杀出一个美好家园,太平盛世!出击吧!”

“杀!”

“杀!”

“杀!”

众将士士气高昂,众志成城。

他们知道这一场仗十分难打,但是他们没有退路!

只有杀!

杀光敌人!

“随我一起歼灭敌军!”

李跖一挥长剑,胯下马儿立即向前冲。

“歼灭敌军!”

身后大军怒喊一声,迅速前进。

这时,甄天华、龚叔、阿大、萧青悦、萧青碧、顾若溪等人纷纷跟上步伐。

他们抱着必胜的决心。

方天正冷笑连连,说道:“呵,无异于螳臂当车!”

遂后方天正下令,郝通明便率领一干人不人鬼不鬼的兵马冲了上去。

李跖一瞪眼,手上长剑挥舞,立即砍翻几个“妖人”。

郝通明瞧得分明,立即吹奏长笛,妖人立即将李跖团团围住。

甄天华等人后来居上,瞅准时机杀入阵营当中。

龚叔扯着嗓子说道:“李小兄弟,此地有我,你速速去杀方天正这个狗贼!”

李跖砍飞一名“妖人”,这妖人乃是水月宫弟子,水月宫都是女弟子,原本像花一样的女孩,此刻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被砍中腰腹,立刻流露出黑色脓水,无比腥臭。

李跖瞅准机会,驱使胯下战马撞飞几名“妖人”,脱离包围圈。

与此同时,帝国大军杀入,一时之间喊杀声、兵器的金铁交接声震天动地,响彻寰宇。

抢过一把敌军的长矛,李跖瞄准方天正所在之处,用力投掷出去。

方天正岂能令李跖遂愿,立即驱使几名士兵挡在身前。

“噗噗噗!”

长矛穿透几名士兵的身体,并且还有余力,带着这些士兵的身体,继续向前。

方天正一挥手,士兵身体炸裂,长矛也断成几截。

方天正冷笑连连,遂后驱马离开。

六十万大军在此,哪怕李跖是武圣下凡,也要死在这里!

李跖哪舍得让方天正就此离开,双脚一踢,身子凌空飞起,朵朵莲花浮现,托住双足,飞快向方天正所在之处行进。

这时,滕青挥舞巨大斧头出击。

滕青乃是一流顶尖武者,斧头使得十分厉害。

随便一挥舞,李跖便感觉到浓浓杀意笼罩心头。

这杀意十分可怕,让李跖不得不暂时放弃追杀方天正的想法。

李跖沉下心来,一剑挥出。

剑光凌冽,幻化一千三百九十九道剑影。

每一道剑影都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杀意。

“挡我者死!”

李跖怒喝一声。

一千三百九十九道剑影奔腾而出,如蛟龙出海,威不可挡!

只听到“轰隆”一声,剑影将滕青的招数击溃,并且将滕青周围几十名士兵都杀死!

一剑封喉!

滕青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这李跖的剑法十分厉害,她想打败他!

滕青战意腾腾,马上就要继续对付李跖。

不远处的甄天华瞧得分明,大喊了一声:“我来助你。”

甄天华轻功非常快,不一会儿便来到滕青跟前,施展武功与之缠斗。

李跖得以脱身,立即追上前去,欲要打死方天正,换来敌军退兵,换来盛世太平!

方天正自然是不能遂李跖的心中所愿,连忙施展轻功离去。

可惜,李跖的轻功“步步生莲”又岂是浪得虚名。

天下之大,步步生莲这等轻功可位列第一!

素来就有天下无双之称。

李跖身影虚幻起来,下一刻便来到方天正身后十丈之处。

方天正心中紧张,往前跑了几步,再一回头便发现李跖已经来到身后五丈之处了。

“该死,这小子的武功又有精进!”

方天正咬牙切齿,心里恨不得扒掉李跖的皮,抽掉李跖的筋。

“狗贼,纳命来!”

李跖长剑乱抖,剑光奔腾如龙。

一道龙形剑影咆哮而出,直取方天正后背。

方天正吓得要死,转身打出一拳。

金光大放,拳意滔天。

李跖迅速躲闪,最终拳法落空。

而李跖的那一剑,仅仅只是切断方天正的披风。

方天正心中惊骇,李跖的剑法比起以前更加快了。

方天正逃走的速度更加快了。

李跖追的速度也在提升。

二人很快就远离了大军交战之地。

……

……

整个战场乱作一团。

各种嘶喊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甄天华与滕青打得难分难解,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手,他得知滕青是谁的女儿。

但这对于战局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还得靠其余将士拼命。

龚叔则是与郝通明战成一团。

不得不说郝通明的武功也是十分不错,比起郝通天还要强上三分。

与龚叔这等老牌一流高手拼斗上百招,都没有落入下风。

而阿大、萧青悦、萧青碧、顾若溪等人则是率领众将士,与敌军大战。

叶尘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兵马之中,他暗暗躲藏身形,时不时放出利箭收割人命。

……

……

“李跖,你放过朕可好?等朕顺利登基,朕许你数不尽的金银珠宝,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方天正站在一棵大树顶上。

李跖站在树顶的另一端。

李跖说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子今日非杀了你不可!”

言罢,李跖立即出剑。

方天正瞧得分明,身子迅速躲避,继续飞奔。

李跖哪里肯放过方天正,提剑就追。

方天正一边跑,一边转过身出拳,影响李跖前进的步伐。

李跖连连出剑,击溃方天正的拳法。

………

………

三个时辰过去了。

这场大战导致双方死伤异常惨烈。

而几位高手也是疲惫不堪,身上衣裳沾染腥臭鲜血,不知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甄天华还在于滕青拼斗。

甄天华成名多年,自然知道滕青弱点所在。

只是一时半会儿,滕青这个弱点还不会显露出来。

三个时辰过去,弱点显露,甄天华瞅准弱点,一巴掌拍飞滕青。

旋即甄天华欺身上前,右手成爪,捏住滕青脖颈,滕青脸上平静,但是不敢再动。

这时,龚叔与郝通明的拼斗也到了最后阶段。

郝通明落入下风已久,只能通过不断的驱使“妖人”上前骚扰龚叔。

龚叔虽然力疲,可却战意熊熊。

“去死吧!”郝通明大喊一声,挥洒出黑色粉末。

龚叔看得分明,那些粉末都是有毒之物。

但是龚叔没有理会,一拳击出,猛地击穿郝通明的脖颈。

郝通明的脖颈留下一个大洞,鲜血止不住的从里面喷涌出来,没多久,郝通明便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再无声息。

龚叔没有心情理会郝通明,左手提刀砍向右手。

“噗!”

手起刀落!右臂断裂!

断裂的右臂跌落在地,流露着黑色的血液。

龚叔心有余悸,暗道自己及时断臂,不然毒素侵入心脉可就死定了!

“他杀了郝将军!我们一起上,杀死他。”敌军中响起一道声音,引起一阵散乱。

龚叔点了点穴道,止住右臂流血之势。

他冷哼一声,骂道:“尔等宵小,也敢发飙?”

遂后,龚叔左手挥舞大刀,如虎入羊群,收割人命。

……

……

鹤山老祖躲在最后面。

他最怕死。

原本他以为方天正不至于如此激进,直接以大军压境,强行闯城。

可是方天正还是如此做了。

方天正这边的将领都是坑蒙拐骗,威逼利诱而来。

除了郝通天郝通明两兄弟忠心耿耿以外,其余将领都没有那么忠心。

鹤山老祖瞅了瞅,这战况非常惨烈,他不想再继续下去,还是趁早逃走为是!

打定主意,鹤山老祖下了马,悄悄混进人群之中,寻常时候,此等举动都很难被发现,更何况如今战乱,到处乱成一团,更是难以发现鹤山老祖的举动。

不过,甄天华等人早有防备。

小丁小辰小香小红等人早就在等待鹤山老祖。

四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乃是一流武者中的翘楚。

他们齐齐出手,分别抓住鹤山老祖四肢。

鹤山老祖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抓住,顿时欲哭无泪。

……

……

这边,以萧青碧为首,他们不约而同的出手。

每一个人都抓住一名将领,现在场内的将领尽数被擒,六十万大军有些群龙无首的样子。

……

……

龚叔、甄天华、小丁、小辰、小香、小红、以及萧青悦、萧青碧、阿大、顾若溪等人聚首,齐齐将手中将领高举。

甄天华大喝一声,说道:“尔等听令,尔等将领尽数被擒!主帅也被我们打败,不知逃去何处!尔等放弃吧,尔等已经没有能力与我们为敌!”

一时间,方天正的六十万大军士气渐渐低迷。

反观帝国军队则是士气高涨。

甄天华目光炯炯,说道:“降者不杀!”

帝国将士们纷纷开口,说道:“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叮叮当当…”

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

原来已经有人开始丢弃兵器。

……

……

三个时辰过去。

李跖不断追逐方天正,已经不知道去到了哪里。

他们二人的速度非常之快,千里马可以日行千里,而他们三个时辰,恐怕也走了不下五六百里。

李跖只记得他们越过了森林、高山、沼泽地、河流等等地方。

方天正一边逃窜,一边施展武功扰乱李跖。

这时,他们来到悬崖边。

抬眼望去,一望无尽的都是海水。

原来悬崖之下便是大海。

李跖瞅了瞅,这悬崖很深,估计约莫百丈。

当即,李跖喜上眉梢。

“方天正,你认命吧,你没有地方可以逃了。”李跖说道。

方天正扭过身看了看悬崖,遂后说道:“倒是朕小看了你,现在跑出来那么远,也不知道大军交战战况如何,看来只有打死你,才能回去统帅三军了。”

李跖笑了笑,说道:“打死我?你口气好大。”

方天正说道:“废话少说,出招吧!”

方天正调动全身内力,浑身上下金光闪闪。

下一刻,方天正右手伸入胸膛之中,掏出一个药瓶子,抬头吞下许多药丸。

药丸入腹,方天正只觉得浑身力量充沛,身后帝皇虚影显现出来,高大威武。

李跖愣了愣,方天正这一次的气势跟以前完全不同。

方天正这是要一招定乾坤!

李跖咬咬牙,脸上露出决绝之意。

李跖喃喃自语,说道:“逆,逆,逆!”

大逆不道!

逆天而行!

剑意奔腾,叛逆、可怕。恐怖如斯!

方天正倒吸了一口冷气,饶是他一直与李跖交手。

但今日李跖的剑法,又让他更加惊叹。

方天正哈哈大笑,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帝皇气概。

“拳就是拳!一拳出便是一权出!我的拳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权!拳倾天下便是权倾天下!”方天正脸色闪烁着癫狂之色。

拳倾天下!

这一次的拳倾天下比起以往更加可怕!

根本不是以往可以比拟的!

李跖毫不怀疑,这一拳能够打得他粉身碎骨!

李跖瞪大眼,一个巨大的金黄色拳头浮现,这拳头遮盖住天地,好似一拳便能打断高山,打断河流,简直比神话中的玉皇大帝亲临还要可怕。

可是这又有何惧?

“我就是大逆不道,逆天而行!”李跖决绝一剑,陡然挥出。

这一剑,撕裂了被笼罩的天空,露出天空的朵朵白云,以及一抹阳光。

剑法奔腾,直取方天正。

“轰隆隆!”

惊世骇俗的剑与权倾天下的拳相撞,导致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刚才那一刻,金光爆炸,整个天地都充斥着金色光芒。

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

“哼~”

李跖闷哼一声,嘴角溢血,显然是受了不小的伤势。

反观方天正,方天正肩膀中剑,剑伤深一寸,伤口裂开,鲜血淋漓。

看了看方天正所在之处,方天正所在之处被金光包裹着,瞧不清状况。

提起剑,李跖冲进了这团金光之中。

久久没有声息…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金光消散,两个人相对而战。

方天正胸口插着李跖的剑,李跖的腰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拳头窟窿。

“呵呵呵…你回不了军营了,虽然我会死,终究还是我赢了!”李跖笑了笑,嘴里尽是鲜血。

方天正强忍着痛苦,说道:“你…”

就在此时,李跖施展步步生莲,莲花绽放,身体瞬间来到方天正跟前。

李跖抱着方天正的身体,跳下悬崖!

方天正有心无力,哪怕想要躲开,也没有力气再躲。

“噗通!”

二人身体掉入水中,激起巨大的浪花!

浪花席卷二人,不知会带着他们去向何方。

……

……

三日后。

帝国新皇登基了。

至于方天正的六十万大军,尽数归降。

原本这些兵马便是帝国的兵马。

方天正只是威逼利诱,威胁他们谋反。

现如今方天正战败,这些兵马自然是归降。

说来也奇怪,方天正与李跖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

不过这也是好事,方天正消失了,帝国也就安稳了。

只是可惜了李跖,可惜了这个惊世神偷。

祭坛之下,众大臣跪倒在地,他们如何都想不到,太子居然这么快就当上了皇帝。

新皇祭拜上天,一番祷告以后,看向了祭坛下的诸位大臣。

这时,新皇操着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众爱卿平身。”

众大臣平身。

新皇说道:“传朕旨意,妙手空空—李跖,加封“神偷王”,立庙宇供香火。李宕封开国大将军,统领三军。甄天华封豪侠,赏良田万亩,赐子爵…”

新皇奶声奶气的宣布了他的决定…

而实际上,李跖消失以后,甄天华父子三人、龚叔、阿大、顾若溪等人都悄悄离去了…

……

……

“师妹啊,我带你去看看这繁华的江湖。”

男子对着马车中的女孩喃喃自语,语气温柔似水,这种语气之下,就连他脸上狰狞的刀疤都不再可怕。

女孩身穿一袭白衣,白衣如云朵洁白无瑕,而这女孩的容貌也像是云朵一般,洁白无瑕,天真无比。

女孩没有任何反应,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男子不信邪的把了把女孩的脉搏,发现脉搏平稳,可惜就是没有醒来。

男子叹息一声,情绪低落,而后,他居然又带着喜悦的情绪说道:“师妹你放心,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师兄一定能够找到让你苏醒的药物!”

男子看了看远方,眼眸里充满了坚定的情绪。

………

………

山风怡人,风走过林子,压低了林子的小脑袋。

林子里,鸟儿叫声不绝于耳,清脆而又明亮。

一名少女站在坟墓前面。

少女一袭长发白胜雪,腰间背着小木箱子。

木箱子隐隐散发着药香味。

少女伸出手摸了摸墓碑。

墓碑是她用剑法削成,字是用金针雕刻。

碑上只写着冲虚之墓四个字,字迹娟秀,但是自有一种飘逸藏在其中。

少女说道:“师傅,徒儿要下山了,不知道二师兄现在在哪里,哪怕他真的死了,我也要找到他的尸首。”

少女戴上斗笠,斗笠遮住了白发,也遮住了她绝美的脸蛋。

她向前迈步,头也不回的朝山下走去。

……

……

客栈之中,叶尘不知如何得知甄天华在此,他找到了甄天华房间,并在房间里与甄天华相谈。

叶尘笑道:“在下来求甄老爷出山。”

甄天华脸上不悲不喜,说道:“出什么山?”

叶尘说道:“我觉得这世道不太好,我想当个武林盟主,整治整治现在的武林。”

甄天华眉头一挑,说道:“现在新皇宣布了新武林的盟主,你想当盟主,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就不怕我立马抓住你,移交朝廷吗?”

叶尘说道:“甄老爷既然放小子进来房间,自然就不会将小子移交朝廷。”

甄天华看了看叶尘,良久没有说话。

叶尘颔首,自斟自饮,没有搭理甄天华。

良久,甄天华说道:“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有趣得很,老子好不容易换的新皇,你又要换皇帝,有趣。”

叶尘笑道:“没有趣的话,自然也就不会来找你。我知道甄老爷乃是一代豪侠,同时也是江湖中人人喊打的大反派,你以前树敌众多,现在就不怕新任的武林盟主,将你杀之而后快吗?”

甄天华上下打量叶尘,笑道:“我真的好怕怕噢!现在给你五息时间,你赶紧滚,再不滚,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狗日的…”叶尘大骂。

旋即,叶尘丢弃茶杯,身体移动到窗户旁边,一头撞裂开窗户,施展轻功逃离。

甄天华抿了抿茶,笑道:“真是有趣。”

……

……

本书完。

妙书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